歡迎光臨范耀祖的個人博客,關注生活,福利,以及網絡營銷心得!——博主有個特點:話不說滿,想怎么說怎么說!

電影危機管理公開課之謊言需要人心(性)的敞開

好文摘選 fancy 6℃ 0評論

回想之前無論是企業公關還是明星公關,都一樣,最后被扒的體無完膚,無論你在大大謊言,在互聯網面前都會被干掉,因為有人知道你的內幕,因為你身邊不缺少”小人”

但是正因為傳播的迅速,輿論的可怕,所以一起的開始必將以真實性告白!所以有些企業一開始就認錯,就自我剖析的往往不會那么痛,不會那么被扒的體無完膚,因為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在一層層的退掉,慢慢張開你的內在,觀眾不在乎你內在是怎么樣的,他們是在乎你蛻掉的過程,就像AV一樣,觀眾享受的是細節,是過程,不是你上來就有的套路,所以如果你上來就脫完,反而沒人看了,因為大家都知道真相了,沒有一點點的懸念了,隨便評論一下也就過了,放過你或者會同情你!

但是有一種av是非常吸引眼球的,你讓他脫,她非不脫,那就有看頭了,外觀的也多了起來,這個時候就不是一兩個人來扒了,到時候這個扒的尺度就不會和你想象的一樣了,完全可以用凌亂來形容!

所以,公關公的是什么?人心,人性!以及你的態度和背后的故事!

公關

《夏洛特煩惱》最近有個全國觀眾都知道的煩惱——抄襲門?,F在,故事也許到了轉折的時刻。

10月19日晚,律師王軍通過微博為電影《夏洛特煩惱》發表嚴正聲明,否認此片抄襲,要求“刪除侵權文章,向影片出品方、主創團隊及社會公眾公開賠禮道歉”。

不難發現的是,近期4部國產十億大片,均不同程度地陷入抄襲風波。但作為2015年中國電影最大的黑馬,《夏洛特煩惱》的抄襲門顯然引發了最劇烈的輿論強震,也由此向業界拋出了一個亟待破解的疑問:在許多邊界尚未厘清的中國電影江湖里,面對抄襲門這類是非難辨的輿情危機,應該如何管理危機,才不會深陷煩惱?

開心麻花和“夏洛特煩惱”正在成為新的價值IP,而在互聯網時代,一旦被曝出負面信息后,無論真相如何,都會迅速在網上被放大和傳播。如果不能及時應對和處理好危機,那么對于IP的長久損害是難以計算的——隨著中國電影IP時代的到來,這恐怕不會只是屬于“夏洛”的煩惱。

“夏洛”的煩惱:一個輿論反轉的故事

時至目前,抄襲門事件已經被媒體充分還原,我們無意復述已經廣為人知的事實,而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反思這則事件——傳播的成因。此前已經有多部熱門影片遭遇抄襲傳言,為什么偏偏是《夏洛特煩惱》引發輿論海嘯?

截至發稿時,《夏洛特煩惱》劇組已先后多次回應媒體,然而輿論并未就此平息,圍繞抄襲門事件的新聞報道及轉載2331篇次,微博23460條,微話題閱讀量50.4萬,微信公號文章2102篇。

從傳播走勢圖可以看出,事件背后的輿論風向可謂峰回路轉:10月15日,影評人文白在其個人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炸裂!<夏洛特煩惱>居然全片抄襲了<教父>導演的舊作!》的文章,事件迅速被朋友圈 “刷屏”,熱度隨即達到峰值;15、16兩日熱度一直維持在較高水平,驚訝、反思等聲音從朋友圈進入傳統媒體平臺,《夏洛特煩惱全盤抄襲》等獵奇式標題占據網絡。

反轉開始于17日:隨著片方回應陸續見諸媒體,輿論風向有所轉向;19日起,輿論關注度開始下降,網絡聲音完全分化,且逐漸向片方傾斜。20日,隨著律師聲明發出,事件熱度再次走高,輿論進一步向片方傾斜。

為什么是夏洛:“抄襲門”如何被公共傳播塑造

為什么是《夏洛特煩惱》?從傳播學來說,新媒體時代一次成功的傳播必然要擁有三個基本特征:它首先必須是一個有著完整邏輯閉環的、有傳播賣點的故事。

按照影評人文白的說法:《夏洛特煩惱》抄襲1986年公映的《佩姬蘇要出嫁》。該片的導演是曾經執導《教父》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該文還截圖列出兩片的多個相似點,最后作出結論,“雖然這部科波拉的老片質量不高,也很少人看過,但不可否認,抄襲已經相當明顯?!憋@然,以上的論述足以構成一個完整的邏輯閉環——無論指控是否屬實,對于大眾來說,有熱門電影,有科波拉,有國產電影抄襲,看點已經足夠。

其次,一個好的傳播還必須具有豐富的細節,才能保證傳播的廣度和深度。

事件出現以來,影片主演、兩位導演、總制片人都通過主動或受訪等方式分別在不同時間點做出回應。此外,隨著媒體和自媒體的持續挖掘,上述新聞點得到反復放大。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片方的反復回應為新聞提供了新的輿論爆點,令輿情熱度長期維持在高位。

最后,也是最關鍵的,傳播者以及被傳播者擁有越大的話語權、擁有越大的覆蓋受眾,傳播才會傳播得更快,影響才會越大。對此不如用一句更通俗的話表述——“人紅是非多”。從某種角度上說,《夏洛特煩惱》的突然爆紅也同樣成就了它的煩惱——你那么紅,不報道你報道誰,不談論你談論誰?

至此,事件的是非對錯倒在其次,傳播本身的需求創造了“夏洛”的煩惱——抄襲門。

用危機公關5s原則看“夏洛”危機管理

和任何輿情危機一樣,在互聯網環境下,媒體、公眾對待事件的態度,往往取決于危機應對的效果,而非事件本身。那么,用危機公關5s原則看《夏洛》片方的危機管理,這是一次成功的應對嗎?

速度第一原則。事件發生后,危機處理需要抓住“黃金挽救時期”,及時作出反應?,F在看來,這應當是《夏洛》片方危機應對中最大的失分項。事件發生后的第一時間,片方沒有就此事件與媒體進行很好的溝通,直到事件網絡熱傳48小時之后,編導演才陸續通過媒體向公眾傳達有效信息。直接后果是前期信息完全失控,造成了片方在事件前期輿論的被動。

承擔責任原則。無論是非,涉事方應主動承擔責任。在這個環節,文白已經為片方打出高分,接受媒體采訪時,“首先他表示欽佩片方能夠直面批評的態度”。也就是說,無論批評是否正確,首先必須直面,這是破解質疑的第一步。

真誠溝通原則。處于輿論漩渦中時,一舉一動都將接受質疑,因此應該盡快與公眾溝通,說明事實真相,消除疑慮。在這方面,片方同樣拿到了不錯的“得分”。

沈騰說:“麻花堅持原創,這次電影是話劇時主創就已經做好的?!瘪R麗對媒體表示:“怎么可能是抄襲呢?要真能抄襲抄出十億票房那也挺厲害。再說電影里我演的就是我自己,最難復制的就是人生,我演我自己怎么可能還是抄襲呢?”相對于許多失敗危機管理中“正確的廢話、空話和套話”,開心麻花團隊的大白話,顯然更真誠,更能說服公眾。

系統運行原則。即對外統一口徑,提出系統解決方案。在此環節,《夏洛》片方交出了一份參差的答卷。從早期應對看,無論是時間點把握、應對口徑、回應順序,這顯然都不是一次系統性的應對。

但從18日起,《夏洛》片方顯然找到了危機管理的節奏:首先是《夏洛》導演閆非在微博上發表聲明,“今天,我必須摸著良心告訴大家,直到現在,我和彭大魔都沒有看過《佩姬要出嫁》”,另一位導演彭大魔則稱“說我們抄襲的先把兩部片子都看了再來說話。同日,開心麻花總裁、《夏洛特煩惱》總制片人劉洪濤發表長微博,稱:“我們將通過法律手段為自己討回清白?!?9日晚,律師發出聲明,團隊上下的回應如潮水般層層遞進,有條不紊地傳遞出片方態度和精準信息。

權威證實原則。即需要第三方權威人士發聲。這方面,眾多專業編劇為《夏洛》主動站臺,認為沒有抄襲。而更精彩的背書來自網民,有網民說:“按照這個思路,我發現《冰與火之歌》抄襲了《史記》?!侗c火之歌》描述了七個王國,勞勃·拜拉席恩統一七國;《史記》中戰國七雄,最后被秦統一?!侗c火之歌》勞勃死于打獵意外;《史記》嬴政是巡游途中暴病死?!侗c火之歌》有個狡猾的大臣小指頭;《史記》秦國有個大臣李斯……?!?/p>

總結事發至今的危機應對,《夏洛》片方采用信息對沖的方式,回答了一個危機管理中的核心問題:如何化解輿論質疑?面對輿論質疑,首先要自查得出兩種結論:曝光屬實或者不屬實。如果屬實,應以誠懇態度道歉并糾錯到底。反之,則要針對質疑的每一點都提供對應信息,必要時采用法律手段解決。輿論是具有自凈功能的,應對方的責任是讓輿論自凈功能運轉起來。

如果用一個比喻形容《夏洛》片方的危機管理,就如同一個新球手面對突發比賽時手忙腳亂中卻完成了一記精彩進球——《夏洛》片方前期的反應遲緩收獲了一個煩惱的開局,卻逐漸將故事向喜劇的方向扭轉,這正是危機管理的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面對的是富有爭議性的事件,且又是在國內抄襲界定不清晰的輿論環境下,涉事雙方總體仍然保持了理性、克制的態度,基本都做到了以法、以理服人,沒有把故事發展到口水動作片的層面。從這個意義上說,雙方都是贏家。

中國電影危機管理公開課:夏洛向左,危機向右

無論故事結局如何,《夏洛》抄襲門都為中國電影補上了一堂危機管理公開課。

從《港囧》被指抄襲好萊塢影片《四十歲的老處男》,《泰囧》被指抄襲《預產期》,到《捉妖記》中妖怪的設定被指抄襲《馴龍高手》,大鵬自導自演的處女作《煎餅俠》被指抄襲《包芬格計劃》——票房大片抄襲爭議背后,也許是中國電影已經跑步進入危機多發時代。

有關輿情危機的一個基本規律是:危機與風險永遠青睞成功者。對年票房即將沖破400億、持續吸引輿論關注的中國電影行業來說,輿論危機的集中出現,值得奇怪嗎?《夏洛》事件不過是票房大片眾多“抄襲門”中的一門,而所有的“抄襲門”也不過是中國電影輿情事件中的一個章節。

在高度互聯網化的中國電影產業,危機管理將越來越成為每部影片需要直面的問題。因為在一個“言值”決定票房的時代里,任何一部影片的負面信息一旦瞬間被秒傳,將會影響的,注定是整個票房體量和IP持續價值。

與任何危機管理一樣,面對全媒體時代快速傳播的信息,危機永遠像平靜海面下的冰山,危機管理的關鍵則是要巧妙避開所有的冰山:這需要船長打起精神,有隨時遭遇冰山的預案與準備;需要磨練躲避冰山的能力,精準把握輿論風險、媒體格局與傳播規律;要精確洞察海面的變化,充分預判各種潛在風險;還要完成分工,實現危機管理布局與行動者角色分工的無縫對接。

面對突發危機,有多少片方能做到見招拆招、臨危不亂?處在風口浪尖的影片,怎么從龐雜的輿論中判斷輿論風向,做出精準應對?這或許不是一個《夏洛》“抄襲門”的故事所能講完的。談到電影劇情,有編劇說,“所有故事都被講完了?!保ˋll the stories have been told)。然而對于這場中國電影的危機管理大戲來說,the story is just beginning——故事才剛剛開始。

現在有句話一直適用:No zuo no die??!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

轉載請注明:范耀祖 » 電影危機管理公開課之謊言需要人心(性)的敞開

喜歡 (0)or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Hi,您需要填寫昵稱和郵箱!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广西快3吧 久联发展股票行情 血战麻将极品是什么 在家兼职打字员的工作 30选5中奖奖金 安徽11选5度走势图 九游大厅透视挂免费下载 长春经开股票最新消 北京麻将馆视频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上海的时时乐中奖号码